辽宁快乐12开奖历史记录

今天是: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理論熱點面對面 > 正文

經 濟 全 球 化 趨 勢 被 逆 轉 了 嗎

2018-08-07 15:05:30   來源:學習時報    作者:唐玨嵐

核心閱讀
  歷史上確實發生過全球化的逆轉,但由于當今世界并未遭遇類似于第一次世界大戰或1929—1933年大危機那樣的災難性沖擊,即使當前的經濟全球化進程受美國發動的貿易戰影響,一時或有挫折,但世界潮流浩浩蕩蕩,經濟全球化的大勢絕不會發生逆轉。

  2017年以來,全球經濟出現了穩定向好態勢,但世界經濟增長依舊乏力,貿易保護主義、孤立主義、民粹主義等思潮不斷抬頭,世界和平與發展面臨的挑戰越來越嚴峻。特別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打著“美國優先”的旗號單方面發動貿易戰,更使逆經濟全球化言論甚囂塵上,那么,這是否意味著經濟全球化已步入窮途末路?
經濟全球化正遭遇逆風
  保護主義、孤立主義、民粹主義不斷抬頭。無論是英國脫歐,還是公開宣揚“美國主義而非全球主義”的特朗普出任美國總統、意大利民粹政府的上臺,以及由一群憤怒的、對現狀不滿的底層選民形成所謂的“大西洋憤怒聯盟”,都表明在全球化經濟中未明顯得利尤其是就業受到沖擊的民眾正在通過選舉政治不斷加劇保護主義傾向。曾經是經濟全球化旗手的美國似乎正在逐步“去全球化”。特朗普公開宣揚“雇美國人、購美國貨”,奉行“新孤立主義”路線,上臺后簽署的第一份總統令就是啟動美國撤出12個國家達成的“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TPP)。隨后又下令就北美自貿協定(NAFTA)重新展開談判,宣布在美國和墨西哥邊境修建隔離墻,頒布移民限制令。更為惡劣的是,揮起貿易保護主義和霸凌主義的大棒,悍然向中國等主要經濟大國發動貿易戰。
  國際貿易增速放緩。在2008年金融危機發生之前,國際貿易增速明顯高于經濟增速,但金融危機發生后,貿易增速明顯放緩。根據世界貿易組織的統計,國際貿易增速從1990—2008年均7%降至2009—2015年間的3%,2016年全球貿易增速創下金融危機以來最低增速。國際貿易增速連續5年低于世界經濟增長水平。盡管2017年全球貿易以4.7%的增速創下2011年以來的最高水平,但與危機之前的增速相比,仍存在不小差距。貿易增速放緩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全球經濟增長乏力是根本原因,全球價值鏈擴張放緩是直接原因,而貿易保護主義升溫嚴重制約了全球貿易的回暖。
  國際資本流動出現萎縮。金融危機爆發后,全球資本流動明顯萎縮。因全球供應鏈增長停滯、貿易緊張局勢和地緣政治風險的影響,全球外商直接投資(FDI)從2007年的1.91萬億美元下降到了2017年的1.52萬億美元。其中跨境并購從2007年的1.03萬億美元下降到了2017年的6660億美元。跨境并購是社會化生產在全球擴展的表現,該數據的下降體現了企業配置跨境資產興趣的消減。
  地緣政治經濟風險明顯上升。從歷史上看,全球化并非一帆風順,每一次全球重大的政治、金融、經濟危機的爆發,都有可能導致全球化的停滯甚至逆轉。例如,一戰的爆發曾導致全球貿易和資本流動的中斷,即便在戰爭結束后的相當長一段時間中,仍然如此。近年來,東歐、中東和亞太地區的地緣政治角力不斷加劇,以及部分地區恐怖主義與極端宗教勢力的結合,加大了地緣政治經濟風險。地緣政治經濟風險的上升將進一步損害商業和市場情緒,從而削弱國際投資和貿易。
經濟全球化仍有巨大推力
  盡管遭遇逆風與阻力,但經濟全球化是不可逆轉的時代潮流。當前,國際貿易增速放緩、跨境資本流動下降等現象,更像是處于邁向新一輪全球化的轉型期。
  全球化正在遭遇逆風,但仍有聲音與力量在不斷與之抗衡。G20峰會一直在積極協調相關成員國的經濟政策,促進全球貿易和投資,反對保護主義。2016年9月舉行的G20杭州峰會形成了“杭州共識”,達成了《全球投資指導原則》《全球貿易增長戰略》等重要的經貿合作成果,承諾推動貿易投資自由化和便利化,加強開放型世界經濟。2017年的G20漢堡峰會的主題為“塑造聯動世界”,再議包容性增長。新興經濟體已經成為推動經濟全球化的主力。金磚合作機制一直高舉全球化大旗,習近平主席在今年7月27日出席紀念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10周年非正式會議時強調,金磚國家應該緊緊圍繞和平與發展的時代主題,牢牢抓住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機遇,順應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潮流,努力開創金磚合作第二個“金色十年”。其他與會領導人也表示,我們要攜手同行,堅持多邊主義,抵制單邊主義。在發達國家內部,也有很多不同聲音。在今年G7峰會召開前夕,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推特發文,直言特朗普可能不在意自己被孤立,但同時“我們也不在意在有需要時,僅簽訂一份六國協議”,強調美國以外的六國,在國際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市場地位。加拿大總理特魯多也批評華盛頓的關稅措施“可笑”。而傳統的全球經濟金融治理機構仍在發揮作用。無論是作為當今世界經濟體系“三大支柱”的世界貿易組織、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還是以應對全球化挑戰、把握全球化機遇為宗旨的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以及聯合國等,都是積極倡導、力推全球化的重要力量。
  經濟全球化呈現新形式。一是服務業跨境轉移速度加快。近年來,全球貨物貿易增速一直低于全球經濟增速,而服務貿易增速則一直高于全球經濟增速,服務貿易逐漸成為拉動全球貿易增長的重要力量。二是跨境人員流動持續增長。經濟全球化的形式不只是表現為跨境資本流動與國際貿易,還有第三種形式,即跨境人員流動。三是作為經濟全球化新形式的跨境數據流動獲得快速發展。麥肯錫全球研究院2016年報告《數字全球化:全球流動的新時代》(Digital Globalization:The New Era of Global Flows)顯示,2005—2014年,全球數據流量增加了45倍,預計之后5年還將再增加9倍。基于數據流動而產生的數字經濟正在成為全球經濟新的增長點,也是一種促進經濟全球化的新生力量。首先,數據跨境流動使更多的企業與個人成為全球化的參與者。在數字全球化的今天,原先在實體世界中不具備跨國經營規模的眾多中小企業,借助網絡平臺,同樣可以成為全球經濟網絡上的“節點”。其次,數據跨境流動也方便人們在世界各地獲取自身所需要的商品與服務。再次,數字經濟可以克服勞動力跨境流動的障礙。國際分工與比較優勢是經濟全球化產生的重要原因。建立在比較優勢基礎上的經濟全球化,可以看成是經濟主體在全球范圍內的一種“套利”活動。由于勞動力大規模跨境流動面臨著政治阻力,因此難以就各國的工資薪金差異展開“套利”。然而,數字經濟和“遠程智能”技術的迅猛發展,將克服以上困難,使更多的人從事跨境遠程工作。今天,數字全球化對全球經濟增長的影響力比貨物貿易更大。這是各經濟體之間的一種不容忽視的新型流動和互聯關系。在數據、新聞、娛樂都能在互聯網上實現全球共享的時代,認為全球化已經停滯或者逆轉的說法,確實不太具備說服力。
  經濟區域化勢頭正猛。當特朗普退出TPP之后,2018年3月太平洋兩岸的11個國家簽署了新版協定,將其更名為“全面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CPTPP)。近期,歐盟與日本簽署自貿協定,美歐達成自貿協定共識。在亞洲內部,中國參與的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被各國列入優先議程,成為邁向亞洲經濟一體化的重要一步。區域經濟畢竟是全球經濟的組成部分,區域內部經濟一體化程度的提升,也就意味著世界經濟整體依存度的上升。況且,有一些區域性規則體系會向全球范圍推行。只要能努力減少區域性經貿組織的排他性,增加其開放性,作為經濟全球化組成部分的區域化在自身發展的同時,勢必能更好地促進前者的發展。
  從宏觀角度視角來看,經濟全球化進程離不開兩大推動力。一是科技進步,它和經濟全球化密切相關,能讓跨境流動更加便利。正如蒸汽發動機推動了19世紀的全球化,今天作為第一生產力的科學技術仍然推動著全球互聯,例如互聯網技術正在各領域呈現革命性影響力,時間上永遠在線、空間上聯結一起,不斷開拓全球化的新空間。二是政治力量,維系著開放的世界。目前,就經濟全球化而言,似乎政治上的阻力在不斷的增強,保護主義政策蔓延。這一變化背后的一個重要原因被認為是經濟全球化導致國內部分行業萎縮,搶奪了就業機會,加劇了收入分配的不平等。然而,這些所謂的不利后果與其說是經濟全球化導致的,不如說更大程度是技術進步帶來的影響。因為技術進步會使得某些行業獲得更多益處,例如機器人的推廣使用,使得工人的就業機會受到了影響。但往往很少有人對更先進的生產力表示反對,而全球化卻成為了口誅筆伐的“萬惡之源”,保護主義、孤立主義、民粹主義言論不絕于耳。但相對于科技進步對經濟全球化的推動作用,政治上的阻力仍然相對較弱。更何況,反全球化最大的受害者可能是投票反對全球化的那些人,因為開放不足、競爭不充分會制約生產力提高,從而減少就業崗位供給,影響中產階層的收入增加,而中產階層收入減少恰恰是當前逆全球化論調的主要理由。
  逆經濟全球化和推動經濟全球化的力量將持續處于不斷角力之中,前進還是倒退,向左還是向右,將取決于兩種力量的對比。歷史上確實發生過全球化的逆轉,但由于當今世界并未遭遇類似于第一次世界大戰或1929—1933年大危機那樣的災難性沖擊,即使當前的經濟全球化進程受美國發動的貿易戰影響,一時或有挫折,但世界潮流浩浩蕩蕩,經濟全球化的大勢絕不會發生逆轉。


上一篇在深入學習貫徹新思想上作表率

下一篇最后一頁

? 辽宁快乐12开奖历史记录 股票涨跌怎么算 宝马游戏手机网站 可以赚钱的靠谱软件吗 三公经费指什么 时时彩后三复式八码玩法 奔驰宝马老虎机安卓 学纹绣真的能赚钱吗 欢乐生肖计划免费版 后三组选包胆玩法 金蟾捕鱼打卷赢话费